大道之行也译文梅林◆梅林教室|玉笥山翁:诗说红楼 0155期-梅林秋语微刊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09-03)浏览: 53
梅林◆梅林教室|玉笥山翁:诗说红楼 0155期-梅林秋语微刊
点击“蓝色”关注
梅林秋语微刊

作者简介
刘咏资,号玉笥山翁,1964年8月生于湖南汨罗,1985年7月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现湖南大学)工业经济系,出版有个人诗集《咏资诗选》,现为中华诗词协会会员,湘潭诗词协会常务理事,湘潭市文史研究会副会长,梅林秋语文学社编辑。
诗说红楼
脂砚曾经说过,雪芹“欲以传诗”,但这里边所说的传诗猛兽侠第二部,有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指以诗传世,更深一层含义,就是传诗道,即教人做诗。
在第一个层面上,整部《红楼梦》中,可以说是一个十分丰富的诗词宝库,涉及诗、词、曲、联、歌、赋等我们熟悉的所有体裁,还有我们不太了解的谜面、诔文、酒令、铭、书、哀辞、谕、疏等。
在第二个层面上,雪芹在红楼教诗中,以教咏物诗为主线,从三十七回“偶结海棠社”开始,经三十八回菊花诗比评,咏蟹诗较量,再到四十八回香菱学诗达到高潮。 雪芹在教诗中,虽不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来得系统全面,比诗于境,活脱脱地把诗学基础和咏物真谛展现给了广大读者。
下面我们就以上两个层面来分析一下《红楼梦》中的诗。
一、《红楼梦》所传诗词的艺术特点
个人认为,《红楼梦》所传诗词的艺术特点,不外以下五个方面,即诗为心语,诗显主题,诗传德望,诗重性情,诗境隐约五个方面。
1、红楼诗词的诗为心语。
从开篇一偈语就可见一斑,诗云:“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这就是说雪芹深恶这个腐败、堕落的贵族社会已如混沌初开时一样,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了,但雪芹空有补天之志,却少补天之力(并不是才);
第一回接下来一首五绝更是如此:“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雪芹在无才补天,有情多恨的情况下,心中辛酸无可比拟,常是欲哭无声空有泪,其心语正就一辛酸二字,就连其好友脂砚,也很明了地看出来了,所以她在诗间批说:“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这样的诗为心语,典型的还有不少,如贾雨村随口占联: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贾雨村是一个求功名显达的文人,其心语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因此,其待价而估,趁时而飞的心理状态,就在联中充分表露。贾雨村所期望的飞扬腾达,所以,他想“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百姓仰头看”的境界。还如宝钗的《柳絮词》、黛玉的《问菊》、宝钗的《海棠等等 。大家知道,宝钗是以进宫为最高目标的,因此,她的海棠诗就得“珍重芳姿半俺门”她的柳絮词就“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而黛玉多才有恨,身世坎坷,所以其心语“娇羞脉脉同谁诉,一样花开为底迟”
2、红楼诗词的诗显主题。
这首先得明了红楼主题是什么,我认为,红楼的主题通过红线、玉纲、情网折射的社会兴衰之痛。与此相对应,红楼在写作上也有三个对应,就是预言、禅道和梦境。从一百零八个“小才微善”的女子命运说“忽荣忽枯、忽丽忽朽”(脂砚斋语)的成败兴衰,来说明作者的思想。 在这一点上,雪芹用一首《好了歌》和其解语纵穿全书,中间再加上警幻十二曲,金钗十二判词,和其它一系列诸如灯谜,酒令的诗词曲,突显主题是不容置疑的。
3、红楼诗词的诗传德望。
在一般人看来,雪芹写的一群“小才微善”的女子,对曲联诗心灵盟友,谈文赋韵,似乎重才,但这却是误了雪芹的真意,雪芹在传德上用词是最为妙趣横生的。如说宝钗之德时的“可叹停机德……金钗雪里埋”;说湘云之德时更是“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说李纨之德,雪芹用了反语:“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真意是能青史留名,后人钦敬的女子有多少呢?
4、红楼诗词的诗重性情。
有人说红楼诗词是为每一人物度身定造,这一点我完全赞同,不同身份地位,不同性格教养,不同职业文化的人,诗词便各有所异。如黛玉的性情是乖僻的,其诗就有“冷月葬花魂”之哀婉,有“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的郁满超脑小子,更有“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寂;湘云的性情豪放,就有“寒塘渡鹤影”之飘逸,也有“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的放浪;又如28回中宝玉,冯紫英,蒋玉菡,薜蟠,云儿等联的酒令,活脱地说明了宝玉的格调高雅,冯紫英的豪爽粗犷,蒋玉菡的卖弄乖巧,云儿的虚情假意,薜蟠的粗鲁无知;再如元春出的迷语,就有“一声惊得万人恐”的气派。
5、红楼诗词的诗境隐约。
这一点我想不用我说,大家都有感受,红楼多数诗词是“以诗为谶”的,或揭前因,或预后果,但都不曾直说,如黛玉的“葬花吟”看似悲情无状,却有其深厚的历史背景,它来源于雪芹之祖曹寅在身败时的一句诗:“百年孤冢葬桃花”(《题柳村墨杏花》 勾吴春色自藞苴,多少清霜点鬓华。 省识女郎全匹袖,百年孤冢葬桃花)...其隐意之深,常人是看不懂的(我也是看了一些相关书籍才知的);又如对妙玉的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孙若怡。纵然金玉质,终陷泥淖中。”似说的是妙玉后来的遭际,但又隐射了妙玉“金枝玉叶”的出身。
二、《红楼梦》所传诗道的主要表现
那么,雪芹到底教了我们哪些诗道呢? 我认为,雪芹所展诗道,不外以下几点:一是诗的一般道理;二是用词用典要切合事物的特征,三是意境为诗词根本;四是咏物诗要脱出本物;五是小题目要寓大意才是上等之作;等等。
1、雪芹教我们诗的一般道理。这是借黛玉教香菱之口来总结的,在四十八回中,有这样一段话:“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这里雪芹犯了个错误,应是实对实、虚对虚)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这些话的验证,在咏海棠诗时就已开始埋了伏笔,我不多说。
2、用词用典要切合事物的特征。这一种诗学的教授是通过第十七回来完成的,在这里,雪芹提出了好几种诗美学观点:
一是“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地活用典故,是诗美学的有效途径。用宝玉的话:“况这里并非主山正景,原无可题,不过是探景的一进步耳。莫如直书古人‘曲径通幽’这旧句在上,倒也大方”。同时,借贾政假批评真满意之口,雪芹对运用典故强调了灵性,要“一知能十用”,而不是十知而无好用。
二是诗词用语要蕴藉含蓄而不可太坐实。说明这一点,雪芹用了两个场景,首先是关于沁芳亭的题名和题联,其次是稻香村的题额与命名。在沁芳亭名称争议中,宝玉直言:“似乎当日欧阳公题酿泉用一‘泻’字则妥,今日此泉也用‘泻’字,似乎不妥。况此处既为省亲别墅,亦当依应制之体,用此等字亦似粗陋不雅,求再拟蕴藉含蓄者”。
第二个场景中,雪芹也用宝玉的心维,大家正想,宝玉却等不得了异世雷皇,也不等贾政的话,便说道:“旧诗云:‘红杏梢头挂酒旗。’如今莫若且题以‘杏帘在望’四字。”众人都道:“好个‘在望’!又暗合‘杏花村’意思。”宝玉冷笑道:“村名若用‘杏花’二字,便俗陋不堪了。唐人诗里,还有‘柴门临水稻花香’,何不用‘稻香村’的妙?”众人听了,越发同声拍手道妙。
三是诗词之美在切景切事切情。你看这一段对话:宝玉道:“这是第一处行幸之所,必须颂圣方可。若用四字的匾,又有古人现成的,何必再做?”贾政道:“难道‘淇水’、‘睢园’不是古人的?”宝玉道:“这太板了。莫若‘有凤来仪’四字。”众人都哄然叫妙。
还有这一段对话:“此处并没有什么‘兰麝’、‘明月’、‘洲渚’之类,若要这样着迹说来,就题二百联也不能完。”贾政道:“谁按着你的头,教你必定说这些字样呢?”宝玉道:“如此说,则匾上莫若‘蘅芷清芬’四字。对联则是:‘吟成豆蔻诗犹艳,睡足荼糜梦亦香李晞彤。’”贾政笑道:“这是套的‘书成蕉叶文犹绿’,不足为奇。”
3、雪芹认为意境是诗词之根本。还是在四十八回中,还是借黛玉之口,雪芹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大家且看几次比诗中夺魁之作:
首先看海棠诗
(黛玉)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宝钗)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湘云补作)
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 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

这三首海棠诗,在立意上,雪芹是费尽了苦心来安排的,仔细读来,你会发现雪芹将人物特征与个性融于诗中,咏物既为咏人:黛玉之风流别致的才(李纨评,体现在颌联),宝钗之含蓄浑厚的德(李纨评,体现在首联与颌联);湘云之阔大英豪的量(《乐中悲》曲词,体现在颌联),在诗中各自体现得淋淳尽致。
次看菊花诗
问菊(黛玉)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
对菊(湘云)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萧疏篱畔科头坐安德烈金,清冷香中抱膝吟。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大道之行也译文
菊梦(黛玉)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艾婷婷惊回故故恼蛩鸣。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供菊(湘云)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这里我还是挑了李纨所推崇中的四首,但反复读来,却发现了真意,雪芹让夺魁者留下了一些破绽,让读者去理解:
①大家且看,黛玉在咏菊一诗中,重了个“自”字,在这首为魁首的问菊中,却重了“世、何”二字,这种律诗之忌,雪芹不可不知,但他还是让他得了众誉,定为魁首,后来我读到四十八回才恍然大悟,“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洗纹灵,这叫做‘不以词害意'”。这就是根本。
②雪芹让黛玉之诗“伤于纤巧”(黛玉语),却让评委(李纨)赞其“不露堆砌生硬”,这就是诗中之美学王均瑶妻子。
③对湘云之赞,使我读出了诗魂诗胆:傲世。所以黛玉说:“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李纨道:“你的`科头坐',`抱膝吟',竟一时也不能别开,菊花有知,也必腻烦了”,“科头坐、抱膝吟”这种披头散发之态,如猖狂之阮籍,如醉卧之刘伶,其傲世之态,是只有湘云这样的“唯大英雄留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的脂粉英雄才能为的。

再次看月诗 ,香菱学做的第三首咏月诗:
精华欲掩料应难重生过继千金,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蛾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这首诗中,不少人读出了香菱的影子,精华欲掩,不正是香菱吗?她本是甄士隐之女,出身高贵,才华也不俗,但命运作弄,“薄命女偏逢薄命郎”使其“影自娟娟魄自寒”, 只好对天问月,缘何不使永团圆?
在这几首雪芹认为的上乘之作(确是上乘之作)中,在立意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物中有我,物若有情,物情即是我情,物境似曾相识。用雪芹原话说:“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独眼之枭,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最后来看柳絮词 。
第七十回“史湘云偶填柳絮词”的等几首词的咏叹,宝琴所填写《西江月》“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不能不说是上乘之作,一句“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与前文“戡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遥相呼应;“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则把落絮之形之神描绘得淋漓尽致,是真正的“传神写照”,但雪芹意犹未尽,且看他接下来说的:“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所以,宝钗的临江仙,在立意上就别具一格了:“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好个“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这与王勃的:“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愈坚,不堕青云之志。”简直是异曲同工。
这又使我想取了清末的一次会试诗中曾有这么一句子:“花落春仍在”,主试大人曾国藩就凭此批道:“咏落花而无衰颓之意”,因此立为第一名,可见诗之立意多么重要。

4、雪芹认为咏物诗要脱出本物。咏物诗不外三类,一是就物论物,二是借物喻人,三是物连情理。雪芹所钟者,二三两类,尤其以三类为上。且看香菱学作的第一首咏月: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疯狂怪医芙兰。 翡翠楼边悬玉镜佟承畴,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我是推推棒,晴彩辉煌映画栏。
这诗中除颌联略抒感受外,其余都是说月光如何如何的,所以欠了情感,雪芹只好说:“这个不好,不是这个作法”,“被他缚住了”。
5、雪芹认为小题目寓大意是诗之精品。 大家请看宝钗在三十八回写的《咏蟹》:
桂霭桐阴坐举殇,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一只小小的螃蟹把哪些横行霸道,用威作福的统治者嘴脸画得如此微妙微肖“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多么精僻呀,我想,白石先生为汉奸宣铁吾画螃蟹,题曰:看尔横行到几时,是否是受此启发呢? 所以雪芹说:“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
6、选择合适诗体。在红楼第78回中,雪芹特意推出了两种特殊的诗体,即歌行体和诔文,所以他将回目定为《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在这两种诗体选择前,他很有心机地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说他立意不同!每一题到手,必先度其体格宜与不宜,这便是老手妙法”。在宝玉作姽婳词前,他先让贾兰和贾环各作了一首不合体格的近体诗,虽然都还不错,但却让人说: “这题目名曰《姽婳词》,且既有了序,此必是长篇歌行,方合体式。或拟温八叉《击瓯歌》,或拟李长吉《会稽歌》,或拟白乐天《长恨歌》,或拟咏古词,半叙半咏,流利飘逸,始能尽妙。”这样,宝玉的作品就推出来了:
恒王好武兼好色,遂教美女习骑射。
轻歌艳舞不成欢,列阵挽戈为自得。
眼前不见尘沙起,将军俏影红灯里。
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
丁香结子芙蓉绦,不系明珠系宝刀。
战罢夜阑心力怯,脂痕粉渍污鲛绡。
明年流寇走山东,强吞虎豹势如蜂。
王率天兵思剿灭玻璃海象,一战再战不成功。
腥风吹折陇中麦,日照旌旗虎帐空。
青山寂寂水澌澌,正是恒王战死时。
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昏鬼守尸。
纷纷将士只保身,青州眼见皆灰尘。
不期忠义明闺阁,愤起恒王得意人。
恒王得意数谁行:姽婳将军林四娘。
号令秦姬驱赵女,夭桃艳李临疆场。
绣鞍有泪春愁重,铁甲无声夜气凉。
胜负自难先预定,誓盟生死报前王。
贼势猖獗不可敌,柳折花残血凝碧。
马践胭脂骨髓香,魂依城郭家乡隔。
星驰时报入京师,谁家儿女不伤悲。
天子惊慌愁失守,此时文武皆垂首。
何事文武立朝纲,不及闺中林四娘?
我为四娘长叹息,歌成馀意尚彷徨。
7、诗中的铺展承转之法。还是在宝玉上面这首《姽婳词》的创作中,雪芹进行了完整的铺展承转之法的论述,开时,他强调“平叙得体、古朴老健 ”;承时,他强调如画如临、活色生香;转时,他告诉我们要“不板不滞”,而且在适当时要“兜转煞住”,“以免若再多说两句,岂不蛇足了?”。当然,第48回,黛玉教香菱作诗,也论及了铺展承转之法。
我所说的这些,仅是我读红楼诗词的一些感受,请大家批评指正。

标签:

上一篇: 农村入党转正申请书热烈祝贺“2018迎新年春之声中英文双语专场晚会”圆满结束-明英双语主持
下一篇: 小老鼠符号梨树休眠期修剪技术-生物菌肥生物菌系列服务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