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搜房网男人疼爱老婆的30个小细节,你的老公及格了吗?-美白化妆绝招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10-01)浏览: 74
男人疼爱老婆的30个小细节,你的老公及格了吗?-美白化妆绝招


第一章 季溪风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细缝洒在床头的玻璃台灯上,熠熠生辉。从洗手间出来的乐水被从玻璃台灯上反射来的光刺的忙用手掌遮着脸庞,慢慢又放下手掌,一张秀气的脸暴露在朝阳下,算不上漂亮,但看上去特别舒服,看了一眼后有一种想要再次接近的心悸。
乐水走到窗户边,“哗”阳光全数洒在房间里,转身走到床边,上半身附在床上,亲了亲床上还在睡梦中人儿。
“乐水啊,起床了吗?快出来吃早餐啊。”听到乐妈妈的呼叫声,乐水应了一声赶忙从床上爬起走出门去。
客厅里,乐爸爸正在沙发上看早报,乐妈妈像个陀螺似的,旋转在厨房与饭桌间。自从林琛出事后,乐水就一直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家里虽然算不上富裕,但过的也是小康生活。
乐妈妈在一所中学里也算是老教师,寒暑假时办一些课外辅导班,收入也算不错,乐爸爸原先在警局里工作,但在一次抓捕活动中,子弹穿透了小腿,走起路来有些不便,也就下岗了,每个月在家有一份不错的抚恤金。乐水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工作报酬也过得去.
一家人虽然不是天天鸡鸭鱼肉,鲍鱼海鲜,但每天早上能有这样一副温馨的画面,平静的生活,乐水从内心深处感到很满足。
“傻站着干吗,过来吃饭啊,尚恩醒了吗?”乐妈妈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乐水便唤了一声。
“还没呢,我们先吃吧,今天周末随他吧。”乐水笑着向厨房走去,帮乐妈妈端早餐。
“那可不行,孩子正在长身体,早餐必须按时吃,我去看看。”乐妈妈边说边取下身上的围裙。
“老乐,你还坐着干什么,吃饭啊。”走过客厅时的乐妈妈又开始唠叨乐爸爸。
乐水看着一早起床边开始唠叨的乐妈妈,脸上幸福的笑容藏都藏不住。见还坐着不动的乐爸爸,乐水又唤了一声:“爸,吃饭啦,待会儿妈出来看你这样又得唠叨了。”
“哎,几十年了,早都习惯了。”乐爸爸边说边把把报纸收起来。“你妈啊,刀子嘴豆腐心,你还不知道。”
乐水笑嘻嘻的递给乐爸爸碗筷:“是啊,是啊,全靠爸你的包容啊。”
“你这孩子,一早上嘴抹了蜜似的,发奖金了。”
“奖金目前到时没有,不过快了,到时候请你和妈吃顿大餐啊。”
“你还是存着吧,以后尚恩用钱的地方多的去了,当妈的人了,要懂得为孩子操点心啊洪婷兰。”
“知道,知道啦!”乐水笑嘻嘻的附和道。
“妈妈,我白衣服呢?”尚恩的声音打断了客厅的正聊的起兴的父女。
“我去看看啊。”乐水放下碗筷便超卧室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被尚恩起床气惹得一脸狼狈的乐妈妈,乐妈妈见乐水进来了,这才放下手中的天蓝色T恤衫。
“这小祖宗一早上起来,脾气大的很。”乐妈妈不满的抱怨道。
“好了,妈,你去吃饭,我来伺候这个小祖宗。”
“那你们也赶紧啊,待会儿饭凉了。”说着乐妈妈便出去了。
乐妈妈走后,乐水这才将视线放在床上只穿了小短裤的小人儿身上,“林尚恩,惹外婆生气了吧,你看着办吧!嗯?”
赖在床上的人不满的冷哼,不予以理睬。
乐水见这个小人起床劲还没过,便继续扇风:“哎呀,突然想起来,外婆今天要去游乐园啊,听说楼上小美也要去啊。怎么办呢,尚恩今天惹外婆生气了大连搜房网,可能不能和外婆一起去找小美玩了。”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跳起来问:“那怎么办啊?妈妈,我想和小美一起玩。”小脸皱成一团。
“那你赶紧穿好衣服,出去乖乖吃饭。外婆可能会原谅你哦。”乐水脸上一抹狡黠的笑容。
果然,床上的小人儿听话的拿起床上的天蓝色T恤衫笨拙的往身上套,也不在别扭的非要找白色T恤衫了。
乐水和尚恩一番倒腾,终于出门吃饭了。尚恩这孩子一出门就赶紧去巴结刚刚生气的外婆,当然是他认为生气的外婆。乐妈妈本来就很喜欢这个孙子,尚恩一过来乐妈妈便连忙把他抱在怀里,因为有了尚恩的加入餐桌上不时传来嘻笑声。
“妈,我待会儿要出门,你带尚恩出门逛逛吧。”正在厨房洗碗的乐水对门外的乐妈妈说道。
“你去忙你的,别管我们,我们玩的很开心,对不对啊,尚恩?”
正在玩积木的尚恩连忙猛点头。
咖啡厅靠近里面的地方,尚颜夕玩弄着手里的墨镜,又伸手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不时的往外看。乐水一进门就看见躲躲藏藏的颜夕,笑着走过去。
“哎哟喂,大小姐你总算来了,你让我一个公众人物等你真的好吗?”尚颜夕刻意的拉低声音抱怨道。
“抱歉抱歉,大明星,今天周末,坐地铁的人有点多,不好挤。”乐水歉意的说道,但显然没有诚意。
“地铁哪天不挤啊,舍不得叫个出租车啊,抠门死了,真害怕我那漂亮的儿子被你养着亏待他了。”漂亮的容颜上一脸嫌弃。
乐水和颜夕初中高中六年的同学,本来俩人是打算一起报编辑类,以后一起办个杂志社,就叫花痴杂志社,专门报道那些长得帅的男明星,吸引一群花痴女。
谁知道尚颜夕报考的时候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报了传媒,进了演艺圈。这几年也有几部戏,但都演的配角,不是小三就是备胎,也出过一些单曲,拍过一些写真。
网上的口碑一直不太好,或许真的是长得太过美艳,也或许是小三狐狸精的戏接多了,人们对她的印象一直不好,甚至传出被包养的绯闻。不喜欢归不喜欢,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尚颜夕还是有一些真爱粉铜镜反应。
“有什么大事啊,非要我出门一趟乱世盛宠,本大明星的时间就是金钱啊,等本姑奶奶有钱了一定要包养一群男人,一天一个轮着伺候本姑奶奶。”尚颜夕搅拌着咖啡嘴欠道。
乐水嘴角一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好啦好啦,说正事,你之前当模特的时候,是不是认识几个模特啊!”
“干嘛啊,开窍了,打算给我儿子找个爹了,要说也是,林琛都走这么多年了,你也该……”
“胡说八道什么,我是为了工作。”不等颜夕说完,乐水就忙打断了她,脸色有些难看。
尚颜夕看着乐水有些苍白的脸,也不再提,这么多年了,这死丫头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内心深处指不定怎么想。不然乐妈妈也不会私下找她让她帮忙留意点有什么优秀的男人。
“说说呗,需要什么样模特?”想到此尚颜夕便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昨天杂志社主编找我说,《星周刊》这个专栏只写故事吸引力不够,需要一些图片来衬托,读者可能更喜欢。模特只要符合小女生们的眼光就行。”
“给,你看看,这几个之前有过一些合作,长得也比较对小女生的眼。”尚颜夕边说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乐水拿过手机,仔细翻看着。模特个个长得都不错,各有各的风格,挑选起来有些困难。突然乐水的手顿住了,手指停在一张照片上,照片上的人猛的一看有几分像当年的张国荣,温文尔雅。
让乐水想到“公子如玉”这个词,借用《红楼梦》中的几句话“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秋波,唇若施粉。”只是他的皮肤和贾宝玉比起来有些泛黄,不够白。
乐水盯着照片又看了一会儿,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便把手机递给颜夕看,颜夕看了看照片上的人,问了句:“他吗?”
乐水点点头,以示确定,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季溪风,男,身高183,体重68kg,生日7.12,出生于上海本地,也演过一些电视,哈哈,不过都是一些不起眼的配角,不得不说啊长得真是不错,乐水啊,有眼光。”尚颜夕介绍道。
“季溪风”乐水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我待会儿会把他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发给你,我要先走了,待会儿宝姐又要催我了,我下午还要去片场呢,得赶紧回家收拾收拾去。”尚颜夕说着便开始武装自己。
“好,路上小心,回家给我电话。”乐水依然坐在哪里,没有离开的意思。
随意的抿了几口咖啡,拿出手机在百度条框中输入季溪风三个字,不出意外又是刚才那张面孔,看了下刚颜夕介绍的一些基础资料,几个词条都是与他的工作有关,又看了最近信息还是与工作有关,觉得无聊也就关了网页,心中有些诧异,怎么没有他和谁的绯闻呢?
乐水虽然是已经当妈的人了,但对娱乐圈明星的私生活还是很感兴趣的,虽然有些不可信,但有时也会把它当作与同事饭后的谈资,最重要的是工作所需。乐水喝完咖啡乐水又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第二章 你这该死的温柔
“你这该死的温柔……”
听到手机铃声,床上的人蠕动了一下便没了下一步反应。
“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痛泪在流……”手机继续叫嚣着。
床上的人似乎被闹得不能忍受了陈怀义,无奈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一番摸腾,终于锁定了目标。
“溪风啊,你总算接电话了。”经纪人南木延在电话另一边总算是松了口气。
“怎么了?一大早上的。”俊美的脸庞不自觉的扭在一起。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季溪风,你看看现在几点了,还早上,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你不要认为最近没接工作就可以不注重作息规律?你这样天天熬夜以后总有你后悔的时候。”南木延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季溪风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对着手机屏幕看了看,还好,和以前一样帅。
“喂,你在听吗?”
“嗯,听着呢,一早上......大中午的有什么事?”
“你多久没接到戏了?”南木延皱着眉头问。
季溪风翻个身,平躺在床上,想了想,从上次演偶像剧中男N号到目前,大概半个月都没有接到过戏了,心中不仅一震。
“一两个星期吧!”季溪风无所谓的说道。
那边的南木延气的两眼发直,对着手机吼道:“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马上滚回公司。”然后直接掐断了通话。
季溪风的大脑还处于死机状态,没反应过来,看了看已经挂断的手机,冷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回床头柜,躺在床上哀嚎几声又坐起来,用手把拉把拉蓬松的黑短发,走向洗手间去洗漱。
三十分钟后……
换完衣服,洗漱完毕,和刚才那个头发蓬松,衣衫不整的季溪风完全判若两人,白T恤牛仔裤再配上精致的脸庞和迷死人的微笑,说不出来完美和舒服。
拿上手机,口罩,帽子这些必备品便要下楼。走到楼梯口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返回楼上卧室。找好位置,摆好姿势和笑容,“咔嚓”一张美男照片完成。
季溪风坐在床尾,把自己不够白的皮肤修整下,再加上滤镜上传微博,原本已经配文“早上好”但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12:36,立即把早上好改成了中午好,按下发送键。
立马有人秒评论“老公,你又赖床了”季溪风看着评论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兜里,走下楼。
离南木延规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季溪风晃荡到楼下的厨房里,把冰箱里的牛奶热了热,加了两颗蓝莓,又把昨天剩下的土司蘸着剩下的蓝莓酱,直接站在厨房里解决早上和中午饭。
站在门口再三检查自己的形象才出了门。中午很热但季溪风的公寓就在市区繁华地带,的士一叫就到。刚上的士,季溪风就发现司机一直盯着自己看,心里暗叫不好,被认出来了,忙把帽子压的更低,口罩往鼻梁上提了提。
“小伙子,大夏天的,你这装备不怕热啊?”说完边把车内空调又调低一点。
“嗯?……哦,还好还好,不太热。”季溪风讪讪的回答道。
“哎,你们年轻人啊,就是追求时尚,大夏天非要把脸遮一半,真是不怕热啊。”司机大叔继续唠叨着。
季溪风怔了一下,报了地址后,就没有再说话,大叔见后面小伙子不说话,自己也就保持沉默了。
刚进办公室,就看见南木延脸发黑的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季溪风识趣的坐在桌子对面拘禁老大。
“啪!”一个白色的袋子被扔在桌子上面。
“这是魅力杂志社拿来的合同,你看一下吧,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季溪风拿起来慢慢的拆开,一边拆一边盯着南木延,满脸的不敢相信。直到看见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俊美的脸上才绽放出暖暖的笑容。
南木延撇撇嘴,调侃道:“相信了吧,我是不会在里面放炸弹的,同意的话就签了吧,模特虽然没有拍戏的片酬多,但有工作就不错了,总比在家闲着强。”
季溪风一边听着经纪人解释,一边仔细看着合同的内容,心里默默的盘算着。
“怎么样,还满意吗?”南木延见他久久不说话,又问道。
“还行吧。”季溪风说着便拿起桌上的笔在合同乙方处签上自己的名字,眼睛不经意瞟到甲方处的签名:乐水。季溪风又看了看自己在右边潇洒的签名,在心里默默的嫌弃甲方的字。
“这是杂志社那边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你留着,以后工作的时候会用到的。”说着就把一张白纸递给他,上面只有一个手机号码。
“是她的?”季溪风指着甲方处乐水的名字问道。
“嗯庞洪雨,具体的合作方式虽然合同里有,但我还是建议能见一面谈谈更好,你认为呢?”
“行吧。”
“那好,你确定好时间了再通知我,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家吧,记住刘靖康,你是公众人物,不要乱跑,别惹出什么乱子。”南木延说着拿起桌上的墨镜往外走,看的出来对于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孩很不放心。
季溪风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没有理会。
“哦,对了,今晚如果你再敢熬夜打游戏,那你就继续休息两个星期。”刚走到门口的南木延顿住脚步扭头对季溪风威胁的说道。
季溪风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继续装哑巴。南木延看他这样,也不再啰嗦,径直的出了门。
直到南木延的身影消失,季溪风才收回视线,身体向后倾,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其实季溪风心中一直纳闷,像南木延那样的王牌经纪人,为什么放着一线明星不带,偏偏来带他这个三线的小明星,莫非是被自己的外表迷住了……季溪风想到这里不仅打个颤,坐起身来,摇摇头,把那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
季溪风说起来也出道三年了,喜欢他的人虽然不少,但大多数都是颜控,这也是季溪风最担心的,现在靠脸吃饭没问题,因为他有资本,但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他的容颜不在了,该怎么办呢?
说起他的演技,连自家的妹妹都嫌弃,每当看他的戏时,季笑妍都会抱怨道,哥,你还去靠脸吃饭吧,这么高深的戏不适合你,看的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季溪风非科班出身,本来只是平面模特,因为长得俊美,被一些导演相中,在一些影视剧中成为颜值担当,演技什么的都可以被颜值挽救。
“哎!”季溪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晚饭过后,乐水陪着尚恩在客厅里玩了一会,便要带他回房洗澡睡觉。
“你让他早点睡,明天就要上学了,睡不好早上又有起床气了。”看着要回房睡觉的乐水,乐妈妈不免又叮嘱了几句。
“妈,我知道了,你和爸也早点睡吧。”
“你先睡,最近看这个清宫剧不错,我再看会儿,你看啊,演这个太监的小演员长得真不错。”乐妈妈指着电视上的小太监兴冲冲的介绍。
乐水瞟了一眼电视上的小太监,“是他”心中一震。唇红齿白,干干净净的,确实好看。
“那......妈,我和尚恩先睡了,尚恩,跟姥姥说晚安。”乐水说道对怀里的尚恩说道。
怀里的人喏喏的说了声:“姥爷姥姥,晚安。”
“嗯,尚恩晚安。乖乖睡觉啊,明天和小美一起上学。”乐妈妈扭头宠溺对乐水怀里的人说。
靠在乐水肩膀上本来就昏昏欲睡的尚恩,立马来了精神,猛的点头。
乐妈妈见状,笑的合不拢嘴,对旁边的乐爸爸说:“这孩子,比他妈上道多了。”
坐在乐妈妈身旁的乐爸爸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不予理会,继续看自己的报纸。乐妈妈也不介意,继续看自己电视。
回到房间的乐水先给尚恩洗澡,洗完了把他放在床上,用自己的手机给他调好动画片,自己才安心去洗澡。
洗完澡正在穿衣服的乐水被一阵拍门声吓了一跳,“尚恩,怎么了?”
“妈妈,有电话。”尚恩在门外回答说道。
乐水松了口气,想了一下,可能是颜夕打来电话问工作的事,边穿衣服边对儿子说:“可能是干妈的电话,你先接,说妈妈马上就来。”
“喂,干妈。”尚恩在电话里叫了一声。
另一头敷着面膜躺在床上的季溪风被吓了一跳,以为拨错了号码,连忙挂断,又拿起床头的白纸仔细核对一边,没错啊,怎么回事?正纳闷的时候,
“你这该死的温柔……”手机响了,看了下号码,没错,就是这个,才放心的接通电话。
“喂,你好,是季溪风先生吗?”
“对,我是,你好。”季溪风淡淡的应了一句,听着对方声音细细的,和刚才奶声奶气一接通电话就叫干妈的完全不是一个人,但也没有去多想。
“你好,你好,我是魅力杂志社《星周刊》专栏的编辑负责人乐水,不知道你对杂志社寄去的合同可还满意。”乐水细声细语的问道。
第三章 初相识,多指教
“嗯,合同很满意,已经签好字了,今天打电话只是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见个面,具体讨论下工作流程。”季溪风解释道。
乐水想了一下自己最近的工作都是和季溪风合作有关,自然是要以对方的时间为主,就客套的回他以他的时间为主。
“好,那你明天早上十点左右直接来星娱传媒。”季溪风心里有些发虚,其实他时间也很宽裕,看来她是把自己当成忙碌的大明星了。
“嗯,我会准时到的。”
“嗯,好,再见,我要睡觉了。”季溪风说完不等对方回应就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用手拍了拍脸上的面膜,闭目养神。
乐水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记忆里好像有个大男孩也是这样,每晚打完电话后都会孩子气般的说一句“我要睡觉了”其实是在催促她早点睡……但实在是过了太久,久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久的她都快记不起男孩长什么样子。
“妈妈,你怎么还不睡啊”看着发愣的妈妈,早已躺进被子里的尚恩顶着疑惑的小脸问道。
回过神来的乐水,赶紧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扭过头来,微笑着说:“妈妈这就来了。”
躺进被窝里,把林尚恩亲昵的搂在怀里,细声的询问他,今天和外婆一起去玩了什么,有没有见到小美,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怀里的人明显有些困了,口齿不清的回答了几句便撑不住睡着了。
乐水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人,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亲,喃喃道:“尚恩啊,妈妈一直在很努力很努力的生活,来弥补欠你的一切,可妈妈有时候真的好累啊,好想有个肩膀可以靠一靠,缓口气,好有勇气来走完剩下的路……”眼角的泪水在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光芒。
翌日清晨,乐水早早的起了床,化了精致的妆容,刚睡醒的尚恩看着忙碌的妈妈发呆。“妈妈美吗”乐水看着还处于死机状态的儿子,故意眨巴眨巴眼睛。回答她的是一片死寂,乐水也就不再逗他,走到床边快速的帮他穿好衣服,又催促他去洗漱,自己先出了房间。
客厅里,乐妈妈早已准备好了早餐,催促着乐水赶紧过来吃。乐水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匆匆赶去上班,在门口边换鞋边交代道:“妈,一会儿送尚恩上学的时候,给他带个外套,今天可能会变天,晚上放学我去接他,你补习班最近也挺忙,就在家好好休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上班吧!”正在给外孙喂饭的乐妈妈催促道。
“尚恩,跟妈妈说再见,妈妈要上班了。”
正在喝粥的尚恩抬起头来,乖巧的说了声,“妈妈,再见。”
“真乖,乖乖吃完饭晚上放学有奖励哦!”
乐水一大早就出了门,赶到地铁站时,人还不是太多,比较好挤,但路上不断有人上地铁,却没人下地铁,人越来越多。
看到反光镜里有些狼狈的自己时,乐水有些发懵,不都说越努力越幸运王子宁,为什么自己越努力反而越不如自己所愿,根本没有幸运,只是一直在不幸。
一瞬间的心灰意冷后,乐水想到家里那个还在等放学的奖励的儿子,不再年轻了却还在为自己操心的父母,心中奋斗的热情又被激起。不该心灰意冷,不该放弃的。
“乐水,杨主编让你过去下。”在魅力杂志社担任摄影师的李天晨热心的给乐水传话。
“好,谢谢你,我马上过去。”乐水放下手中的工作,向李天晨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去了主编的办公室。
“乐水啊,来来,快坐。”杨主编见乐水进来了,热情的招呼着。
“没事,我站着就行。”乐水已经习惯了主编的这种特殊的照顾,但依旧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去理会这种特殊的关怀。
“《星周刊》这个专栏一直以来很受读者欢迎,如今加入了新的元素,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更上一层楼,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告诉你,拍摄时希望你也能在场,有的模特难免会有些耍大牌,我怕天晨的性格应付不来,你性格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场,避免一些冲突。”杨主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耐心的提议。
乐水有些为难的说:“主编,你也知道,《星周刊》这个专栏不只是拍摄,更重要的是文章要打动人,如果赶去拍摄现场的话,我怕到时候没时间选出好的文章。”
“呵呵,乐水啊,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管写好你的开头寄语,至于文章的筛选,我已经把吕薇调到你的专栏,她负责就好,具体工作你俩到时候再自己进行调节吧。”
主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乐水也不好再推辞,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季溪风一大早就赶到公司,坐在南木延的工作的位置,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戴着墨镜,望着天花板,来回的扭动着椅子,好不惬意。
“哟!今天这么早。”进门来的南木延看着椅子上坐着的人,有些吃惊。
季溪风听到声音把墨镜往下扒拉了一下,望着对面的南木延,问:“人来了”
“没有,不过要先交代你几件事。”
季溪风把墨镜拉回鼻梁上,靠回椅背,一副你说吧,我听着的样子。
“第一,拍摄中不能耍小脾气,就算有,也别表现出来,忍着。第二,无论对方要求拍摄什么主题的照片,都以对方为主。最后,如果有女模特合作,千万别传出绯闻。”南木延细声慢语的说。
“对方要求拍裸照,我也要毫不犹豫的脱吗”季溪风幽幽的问道。
“人家杂志社是正规的杂志社,怎么会提这么无理的要求,再说,《星周刊》的主题是很清纯的,就算你想裸,人家还不答应。”南经纪人无语的解释道。
季溪风不满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又自恋的调侃道:“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觊觎我我。”说完还故意打个颤。
南木延给了他一记白眼,正要反驳,外面的助理传来消息说:“魅力杂志社的编辑在会客厅等我们的季大明星。”
俩人中止了谈话,季溪风对着手机屏幕一阵检查,南木延拿着签好的合同,这才起身去会客厅。
“乐水,你怎么看起来有些紧张啊”陪同乐水一起来的李天晨热心的询问。
“有吗,可能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谈论工作,有些不自在。”乐水笑着解释道。
“哦,那就好,别紧张,有我给你壮胆呢。”李天晨摆弄着手中的相机安慰道。
乐水笑了笑,没再回应,想起季溪风的样子,又想到早上主编的提议,心中默默的祈祷,这位季大明星是位好伺候的主。
陷入沉思的乐水被推门声惊的回过神来,看向门口,两个男人,前面的男人戴着大大的墨镜,白T恤牛仔裤,尽管有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可乐水一眼就认出是季溪风,他那张脸,想忘记有些难。后面的那个简单的白衣黑裤,但明显比季溪风成熟。季溪风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初入社会的大男孩,南木延则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仿佛已经经历了人情世故。
这边的季溪风也打量着对面的女孩,在娱乐圈待久了,什么妖魔鬼怪美女画皮没见过,除了星娱里面的几个头牌女艺人,其他的都给他一个感觉:俗!乐水却莫名的让他感觉很舒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俗。
“你好,我是魅力杂志社的编辑乐水。”乐水率先打招呼宗立成。
“你好,我是季溪风,我们之前通过电话。”季溪风摘掉墨镜,拿出裤兜里的手和乐水握手。乐水礼貌性的回握了一下手,又和后面的南木延打了声招呼。
接下来主要是乐水和南木延谈论工作的事,季溪风在一旁认真的听着。《星周刊》作为魅力杂志中很重要的一个专栏,一个月总共有两期,每期有不同的主题,季溪风和杂志社签的是一个月,也就是要拍两期。按照杂志社以往的惯例,若是这两期的口碑好,可能会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那边的工作谈的有条不紊,这边的季溪风,看了眼旁边摆弄相机的李天晨,随意的问了句:“是你拍吗?”
确定是在问自己的李天晨抬头回答道:“对,是我,季大明星,你放心,我可是专业的,杂志社各大杂志的拍摄我都参与过。”
季溪风放心的点了点头,想到今天早上问南木延的话,有些失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正在谈工作的乐水无意间瞟到那张笑脸,很快又转过脸去。
乐水当然不知道,墨镜下的那双黑眸与她刚才不经意间的视线碰撞,愣住的只有季溪风一个,他不自在的把双腿交叠在一起,看向别处。
工作谈的也差不多了,乐水与南木延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对季溪风打了声招呼,就带着李天晨离开了。
南木延拿起刚才的双份合同出去了,留季溪风一个人坐在那里。
第四章 我只想和你睡觉
下班的乐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坐地铁赶去幼儿园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好拦了的士。
到达幼儿园时已经有家长站在大门口等待,乐水呼了气,还好没迟到。
“你孩子多大了?”站在乐水旁边也是接孩子的妈妈问她。
“今年十一月份过五岁生日,你们呢?”乐水友好的回应她。
“哦,那我们还是大哥哥啊,我们是五月份的,你们男孩女孩啊?”
“也是小男孩。”
两个妈妈闲聊着,互相分享着育儿经验,有个人聊聊天,乐水也觉得放松。
“妈,妈,你看,老师给我发什么了?”
正聊着的两个妈妈被一个小胖娃的声音打断,对面的妈妈走过去把孩子搂在怀里狠狠的夸奖了一番,又和乐水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乐水微笑的回应她,看着母子俩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旁停下来,随后车上下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抱了抱妈妈,又亲了亲孩子,一家人太过幸福,幸福的羡煞旁人。
乐水连忙移开眼睛,转过头来看到背着小书包正在往外走的尚恩,兴冲冲的迎上去,尚恩看到走过来的妈妈,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蛋顿时绽放出暖暖的笑容,甜甜的叫了声“妈妈。”双手在空中挥舞。
“妈妈过来了,你慢点,别跑。”看着奔向自己的儿子,乐水担忧的提醒他。
乐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接儿子回家,而是带他到附近的大商场,尚恩当然毫无意见的跟着妈妈走,一路上脸上的笑容都没消失过。到达商场里,尚恩再也掩藏不住自己的兴奋,双手拉着乐水的手晃来晃去,明知故问:“妈妈,我们来商场干嘛啊?”
乐水拉着他走向电梯口指了指指示牌上的二楼,商场一楼主要是一些知名品牌的男装女装包包之类的东西,二楼就是孩子们的天堂,吃喝玩乐样样俱全,消费还不是特别贵,因此人非常多,三楼四楼是一些家具家电的。
刚到达二楼,尚恩就已经要兴奋的晕过去,脸上的笑容拉都拉不回来,一个人自顾自的走在前面,乐水领着书包跟在他身后。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今天妈妈请客哦!”乐水大方的对儿子说。
尚恩眼珠转了转,张口就说:“我要吃冰淇淋。”
“好勒,走吧。”乐水伸手拉住他走向冰淇淋店。
尚恩站在橱窗前,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看着各种各样的冰淇淋,有些发直,兴奋的对乐水说:“妈妈,我好想把冰淇淋店搬回家。”
乐水失笑的摸摸了他的头说:“好啊,如果妈妈这个月有奖金的话,可以考虑。”
尚恩开心的拍手叫好,店员看着对面幸福的母子,夸奖道:“你儿子真可爱。”并把已经做好的冰淇淋递给她。
乐水笑着接过冰淇淋,道了声谢谢,拉着尚恩去找位置坐。
尚恩体贴的挖了勺冰淇淋递到妈妈嘴边,乐水伸过头去吃,不经意间看到角落处的男女,心中一震,颜夕怎么在这里?并且她身边的男人不是林宇书吗?他俩怎么在一起?尚恩顺着妈妈看去,挥舞小手兴奋的叫了声:“大伯。”小家伙显然没认出来全副武装的干妈。
林宇书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看见了这边的乐水和尚恩,尚恩高兴的起身向林宇书跑去,扑进他的怀里,而他也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抬头望向正在走过来的乐水。
尚颜夕一副不自在的样子,用手挡了挡脸,向长椅里面挪了挪。乐水坐在她身旁,也就是林宇书的对面,满脸疑问的看着颜夕,颜夕怏怏的拿下墨镜,一副我待会儿跟你解释的样子。
尚恩认出取下墨镜的颜夕,干妈干妈的叫个不停,林宇书怕周围的人认出她来,跟乐水聊了几句便带着她先离开了,乐水看着别扭的颜夕,心中疑问重重。
“叮咚~叮咚~”刚洗完澡敷着面膜的季溪风听见门铃声,从楼上卧室下来,站在门口从门眼里看见外面站的人,伸手开了门,门外的人自顾自的进来,径直的走到沙发边,放下手中的东西,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季溪风关了门,走到沙发边,看着沙发上的的季笑妍,用脚踢了踢沙发上的人,闭着眼睛的季笑妍一巴掌挥过来,打在季溪风的小腿肚上,季溪风疼的倒吸一口气,跳坐在沙发上,刚好坐在季笑妍的腿上。季笑妍疼的猛坐起来,开始抬手去揭他脸上的面膜。
“走开,能不能淑女点,以后准嫁不出去。”季溪风嫌弃的跳开,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季笑妍也不理会他,躺回沙发,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说:“这是妈让我给你带来的好东西。”
季溪风打开桌上的带子,眼角一抽。乐水看他的样子,幸灾乐祸的说:“这可是妈亲手做的,要乖乖吃完。”
其实是季妈妈从菜市场买的萝卜,白菜,然后腌制成下饭菜,季妈妈知道自己儿子懒,手艺又不好,所以让女儿带来给他吃,生怕儿子一个人在外面饿到。
“我怕吃了会上火啊。”季溪风担心的说。
“没事没事,吃完了赶紧喝点白开水下火。”
季溪风白了她一眼,问她:“今天没课?”
“嗯嗯,不然我怎么可能来看你。”
季溪风看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起身对她说:“行,也不早了,你赶紧上楼洗洗睡觉吧。”
季笑妍忙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单联丽拉着季溪风的胳膊撒娇的说:“哥~我难得来一趟,你陪我聊会天嘛!”
“聊什么?”
“你经纪人最近有没有找你啊?他最近在干嘛呢?好久没见他了。”季笑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他,声音越说越小。
“他?你想都不要想,他不会喜欢你的,你也征服不了他,总之,你俩不合适。”季溪风想到南木延那张黑脸,毫不留情的掐断了妹妹的幻想。
“不行,我就要他。”季笑妍坚定的说,说完扭头上楼了。
“那你自求多福了。”季溪风对着她的背影说。
季笑妍不理会他,径直的上楼。
季溪风的房子是一栋小型的复式公寓,二楼只有一个敞开的卧室,从楼下基本上就能看到楼上卧室的全景,楼下的客厅和厨房不大不小,墙上到处挂着季溪风的照片,尤其是楼上卧室床头正上方那张,季笑妍每次来了都要一阵花痴,虽然每次嘴上对哥哥嫌弃的厉害石二群,但对她哥哥的相貌还是比较满意的。
“哥,你面膜在哪里放的?”楼上的季笑妍扯着嗓门喊,幸亏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不然都已经被邻居投诉了几次。
“洗漱柜左边第一个抽屉里。”季溪风说完继续看电视。
“哥,要不咱俩一起睡吧!”季笑妍站在楼上栏杆处坏笑的对楼下季溪风说。
“算了,我不相信你。”
“切,那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嗯,早点睡。”季溪风抬头对楼上的季笑妍说。
说完季溪风拿着手机躺在沙发上自拍了一张,附上“我被扫地出卧室了,谁收留我?”发完微博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站在楼上栏杆的正下方,对楼上的季笑妍喊道:“给我扔个枕头,被子下来。”
季笑妍起身打开橱柜,拿了东西,扔给楼下季溪风,被子刚好全数散开,罩在他身上。季溪风披着被子,抱着枕头,落魄的走向沙发.
躺在沙发上,翻看着微博评论,看到一位“我是溪风的小老婆”的网友,评论说:“如果你长得丑一点,我还可以和你聊聊天吃吃饭看看电影逛逛街,晚上看看星星王梓清,谈谈理想聊聊人生,但你长得太好看了,我只想睡你。”季溪风看着评论笑出了声,随后回复这位网友:“好啊,有时间一起睡。”
网友又秒回,配上惊恐的表情,:“老公,你号被盗了吗?”季溪风笑了笑天赐凯尔,关了手机,拿下敷完的面膜丢在垃圾桶,关了客厅的灯和电视,借着外面的光摸黑回到沙发上,闭眼睡觉。
季溪风一早起床在厨房忙碌,接到南木延的电话,通知他今天就要开工了,并且把拍摄的地点发给他,让他在早上九点之前赶过去。
作为行动派,季溪风接完电话就去楼上换装洗漱,整理的都差不多了,看着还在蒙头大睡的季笑妍,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是兄妹啊,睡觉都一个德行。
“喂!季笑妍,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说着就去窗户边把窗帘拉开。
见床上的人没反应,他继续喊:“昨天睡那么早,还起不来,赶紧的,今天没课吗?”
被子里的人受不了他的聒噪,只好掀开被子,慢慢的爬起来,头上的长发一团糟,季溪风嫌弃的看着她,打击的说:“就你这样,还想追南木延,我看啊,准没戏。”季笑妍冷哼一声,斜视着他,季溪风看着她乱糟糟的头发,松松垮垮的浴袍,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女流氓,实在看不下去了,交代她赶紧下楼吃饭后,也不等她,就自己先下楼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标签:

上一篇: 卓大师刷机专家软件疏通经络治病总结-美业520学习平台
下一篇: 古诗词三首畅享港澳游,让细胞飞舞在行走的路上。-石河子旅游集散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