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医科大民国最朋克夫妻:我老公抽烟、爆粗、玩女儿,但他是个天才...-人间怪话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12-04)浏览: 28
民国最朋克夫妻:我老公抽烟、爆粗、玩女儿,但他是个天才...-人间怪话


他是个天才。
5岁就精通北京、保定、常熟、福州四地方言,15岁时会用十几种语言与人交谈,18岁时以全国第二的成绩考入美国康奈尔大学,26岁拿到哈佛博士学位,考试考了三个100、一个99,连续多年保持这两所大学的最高分成绩。
但他又是个叛逆少年,抽烟、酗酒、赌博样样都沾,不修边幅、满口脏话。
小时候,他是家里的熊孩子,读书时是班里的小混混,结婚以后还成了妻管严。
同时,他还心比天高、没有耐心,一会儿想做个电机工程师,一会儿又去学物理,修的是数学专业,偏偏跑去听心理学课,还打算当语言学家,在校天天玩音乐逃课,回国后,又自称是学哲学的···
总之野乃宇,什么都学,兴趣三天一换,学问都是浮云落宝金瞳,逃课才是正经。
读到这里,你以为这是个伤仲永的故事?
当然不是!

且看他后来的成就:
他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清华四大导师;
他是中国现代语言学之父,精通33种方言和10门外语;
他被清华、耶鲁、哈佛等数所名校聘为教授,头顶四校博士光环;
他是美国东方学会(AOS)会长,一手创办“科学社”;
他开启中国音乐的新纪元,一曲《叫我如何不想她》传唱至今;
···
这个玩世不恭的天才大师,就是赵元任。


1892年,赵元任出生于天津的一个书香门第。
祖父和父亲都是清朝举人,先祖是著名诗人赵翼,(就是写“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那位);母亲冯莱荪是当时著名的才女,尤擅诗词昆曲杨宗福。
这样的文化熏陶下,赵元任想没文化都难。
从小,他就显露出了惊人的语言天赋,除了天津话,他跟着奶妈学会了北京话和保定话,咱们外地人听这三地方言差不多,可年仅3岁的赵元任,却能分辨其中的细微差别,说得分毫不差。
5岁那年,他跟着父亲来到江苏常州,几天的功夫就跟着私塾先生学会了常州话,后来又从大姨妈那儿学会了常熟话、从伯母那学会了福州话。
小小年纪徐合民,就精通6地方言了。
据说,他的听觉特别灵敏,只要听过的语言就绝不会忘记。

童年赵元任
不过,别看他这么天才,小时候的赵元任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明明话说得贼溜,他偏要故作含糊,把“猫吃我的面”说成“毛次我的面”,大人们听不懂,被他耍得团团转,他却乐不可支。
15岁时,赵元任考入南京江南高等学堂预科,大概是遇人不淑,他跟着朋友学会了抽烟喝酒,小小年纪却成了“混世魔王”、街头一霸。
不过,少年人的叛逆来得快去得也快,家里人不管他,他自个儿就意识到了错误,默默地戒掉了坏习惯。
此后数年,他开启“学神”模式,三年预科没读完,就考上了清华的官费留学生。
为了出国,他挑灯夜读好几个晚上,自学了拉丁文,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获得了庚子赔款留美名额。
同期参加考试的,还有胡适和竺可桢,胡适考了第55名,竺可桢考了第28名,比赵元任低了100多分,这大概就是学霸和学神的区别吧。

庚款留学生合影,前排左起第五为赵元任

1910年8月,赵元任东渡太平洋陆大姬,来到美国康奈尔大学,主修数学。
即使在国外,天才也依然是人群中最闪耀的那一个。
赵元任在期末考中拿了三个100分、一个99分,创下康奈尔建校以来最优秀的成绩。
可他这人并不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痴,兴趣爱好相当广泛。
虽然选的是数学专业,却一会儿想搞物理学、一会儿想学机电,一会儿又对语言学、哲学、逻辑学、心理学等文科感兴趣,怎么办呢?
赵元任没有做出抉择,他全都选了,一口气修了六七们副科,还都拿到了好成绩。

有段时间,他忽然不想上学了想玩音乐,好在他的数学导师拉住了他,告诉他获得了数学和哲学研究生奖学金的名额。
看在奖学金的份上,他放弃了主修音乐的念头,不然,美国还有猫王什么事?
1915年,赵元任考上了哈佛研究生,继续攻读哲学和音乐,3年后就拿了个博士,被母校康奈尔大学聘为物理学讲师。
一般来说,一个人一旦学的科目杂了,就很容易博而不精mc梦阳,可赵元任却是郭靖杨过那样的人才,博采大家、钻研至深,自成大师。
胡适就曾说:“每与人评论留美人物,辄常推常州赵君元任为第一。”
就拿他权当课余爱好学的音乐来说,人家都是学个吉他架子鼓,在校园里搞个乐队玩,他却制作了中国第一首独立作词作曲的学堂乐歌,为厦门大学、东北大学、云娜大学等多所高校制作校歌,写出了几百首脍炙人口的作品,被称为20世纪最优秀的中国作曲家。

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数学生,我们人人头痛的微积分、线性代数,居然还被他玩出了花儿,拿来写乐谱!
(PS:数学如果有音乐那么好玩,咩咩当年就不会挂科了!)
他会用圆规画哲学思想的半径、用数学公式测吉他的音准,拿各国语言解释相对论···
赵元任就是这样一位特立独行的少年,他在留学期间打扮邋遢、经常穿着皱巴巴的西服配拖鞋就出门了,头发也可以好几个月不理,走在哈佛门口的街上,连小孩子都要对他喊:“那家伙的头发该剪剪了!”
当然,在哈佛,他还是干了很多正事的,比如——创办“科学社”。

赵元任认为,中国之所以孱弱,就是因为科学不够发达,为了提倡科学, 他在华人同学当中创办了一本《科学》杂志,成立中国科学社。
这可不是一批学生在校内弄个社团玩玩,科学社在华人中掀起了学习西方先进科学的高潮,社里的很多同学, 后来都成为了中国最早的科学家。
1915年,爱迪生还曾亲笔致信,庆祝科学杂志创刊。

爱迪生给赵元任的信
1920年,赵元任突然辞职回国,原因不是为了报效祖国,而是——退婚大连医科大!
事情是这样的:赵家是书香世家,恪守传统,早在他14岁那年,就由父母做主给安排了一位陈小姐订婚,如今年岁大了,两家长辈催着结婚,接受了外国自由思想熏陶的赵元任当然不干!
于是,他以“陈小姐比我大两岁”为由,将婚事退了。
不过不久之后,他就以百分百的热情去追求比他大三岁的杨步伟女士了。

说起杨步伟,她的人生绝对比赵元任更“朋克”。
举个例子:
她出身名门望族,却从小打扮得像个男人,也不缠足、也不学刺绣,家里人叫她“搅人精”,外头却称她“杨三少爷”。
刚上学堂就敢骂孔夫子浪费食物、6岁时就敢打民国总统黎元洪的屁股(当时还不是总统)!
杨步伟小时候也被家里人定了亲,就是她堂哥,长大之后,她却敢当面给人写退婚书,将家里搅得天翻地覆。
16岁那年,她竟在参加入学考试时写出“女子者,国民之母也”,要知道,那是1905年的清朝,这句话在男权至上的社会无异于一声惊雷!

杨步伟和赵元任的相识也非常“朋克”。
当时,留洋归来的赵元任在清华大学当教授,学医的杨步伟则在北京开了中国第一家女性医院——森仁医院。
两人第一次相识,是在赵的表哥家里,她问他:“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哲学。”
“学点什么不好,干嘛非学哲学?”
两人熟识以后,杨步伟打算把赵元任介绍给自己的闺蜜李贯中,哪晓得那俩人没看对眼,赵元任反而对这位媒婆感兴趣了。
杨步伟是真正的“大女人”,脾气暴躁,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权主义者,一般男子都不敢近身,拖累到32岁还没嫁出去,对这位比自己小上三岁的追求者,自然嗤之以鼻。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讲道理,它来得很迟,但迅猛又甜蜜。

1920年末,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来到中国讲学,赵元任担任他的翻译。
做罗素的翻译可不是件容易事儿,罗素是个老顽童,说话总爱用双关语,这时候精通英语和中文的语境就相当重要,而且,他到全国各地讲学,当时普通话还不盛行,赵元任还得将这些英语翻译成各地的方言,把英国人的段子拿各省的土话歇后语去对应。
这么艰难的工作,除了赵元任基本没人可以担当。
可赵元任却不是一位兢兢业业的好翻译,他还要忙着谈恋爱。
一天晚上,他好不容易和女神杨步伟约了次会,哪舍得走?于是把翻译工作抛诸脑后。
等他想起来正事儿,拉着杨步伟的小手飞奔到大礼堂时,罗素已经尴尬地在讲台上站了半天了——他说的啥话,也没人懂啊!

罗素
于是,当赵元任拉着一个漂亮姑娘冲进礼堂时,全场爆发剧烈的掌声。
后来在“全国巡演”期间,罗素病了,赵元任抓紧时间升华感情,顺便还翻译了童话经典《阿丽思漫游奇境记》,成为了他的翻译代表作。工作爱情两不误。
1921年6月,赵元任终于抱得美人归,和杨步伟喜结连理。
俩人的婚礼办得相当新潮:请胡适和朱徵吃了顿饭,算证婚人,然后去公园拍了张照片,做成通知书寄给几百个亲友,上面写着:
诸位:
接到这项消息的时候,我们已在1921年6月1日下午三点钟东经百二十度平均太阳标准时结了婚。
除了两个例外,贺礼绝对不收,例外一是书信、诗文,或音乐曲谱等,例外二是捐给中国科学社。
胡适在他家吃完饭后,就跑去给《晨报》透了消息,马上,“中国第一对博士夫妻”的号外就传遍了全国各地。
这么新潮又朋克的结婚方式,连罗素都说:“真是够激进的。”

两个人结婚以后,日子也过得相当有趣,赵元任是语言大家,杨步伟也会说好几种方言,于是,两人就制定了日程表,今天说江西话、明天说湖南话···
赵元任会写歌,曾经给刘半农的《叫我如何不想她》谱曲,曲声娓娓道来,像极了写给妻子的情歌。
刘半农以前为了编一本《中国方言骂人专辑》而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赵元任一看,这不是自己专长吗?
打了个飞的来到刘半农家,用全国各地的粗话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扬长而去。

刘半农
玩语言,他是专业的。
此外,赵元任还曾编过一个极好玩的单音故事——《施氏食狮史》: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施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还有一首《季姬击鸡记》也是他写的:
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鸡既济,跻姬笈,季姬忌,急咭鸡,鸡急,继圾几我是性瘾者,季姬急,即籍箕击鸡,箕疾击几伎,伎即齑,鸡叽集几基,季姬急极屐击鸡,鸡既殛,季姬激,即记《季姬击鸡记》。
全文一个音节,却讲了超有趣的故事。
(怎么不是ji 就是shi末日暴徒,赵先生这是什么爱好啊···)

女儿出生以后,赵元任又有了新的玩具,他非常注重对孩子的音乐熏陶,天天在女儿摇篮边弹钢琴。
有一次,女儿跟着哼歌,忽然不哼了,原来是要拉大便了浅沼稻次郎,可是赵元任却置之不理,直到将一首曲子弹完才起身,可怜小娃娃脸憋得通红,弄得满床都是屎。
杨步伟责怪他,他还说:“小孩子的音乐基础很重要,怎么能把整段的曲子中断呢?”
当然,最后还是他百般求饶道歉才了事,毕竟,赵元任妻管严是出了名的。

据说,国民政府曾邀请他出任南京中央大学校长,他回电五个字:“干不了,谢谢。”
不干的原因是杨步伟不同意。
胡适曾经问过杨步伟:“家里是谁说了算啊?”
杨步伟很给老公面子:“小事我决定异世帝王行,大事当然他说了算。不过大事很少就是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生活很平淡,可是赵元任很好玩,再平淡的日子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可惜时局混乱,平淡竟然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抗战爆发后,两人为避战乱来到美国夏威夷大学,后又辗转哈佛、耶鲁磷光石幼龙,期间加入了美国国籍。
赵元任在欧美各国四处乱跑,担任过美国语言学会会长、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国东方学会会长···
他一生学过无数专业、精通文史数理音各大学科,直到晚年才找到了自己的终身事业:“索性做一个语言学家比任何其他都好。”
他说,他研究学问是因为好玩。
他喜欢把英文倒着发音来读,然后用磁带倒回来,听众听到的竟然是最纯正的发音。

他到法国参加会议,用纯正的巴黎口音跟车站行李员套话,对方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殷祝平跟他说:“你回来了啊,现在可不如从前了,巴黎穷了。”
他曾在中国表演过“口技”巡演,从北京沿京汉路南下,经河北到山西、陕西,出潼关,由河南入两湖、四川、云贵,再从两广绕江西、福建到江苏、浙江、安徽,由山东过渤海湾入东三省,最后入山海关返京。
每到一地,便用当地方言说上一个小时,围观者无不以为他是本地人。
他说,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他的老乡。
美国语言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赵先生永远不会错。”
只有在妻子和女儿面前,他才会有常人见不到的一面。
犯了错会挨杨步伟的骂、调皮起来要抢女儿的零食,然后继续挨妻子的骂。
1974年,周恩来接见两夫妻时,赵元任这样向总理介绍自己的爱人:““她既是我的内务部长,又是我的外交部长。”

他们俩都是拒绝任何约束的人,一生从不做官,做事顺性而为。
80岁那年,老俩口还兴致勃勃,跑到欧洲租了辆车,来了个环欧自驾游,一边写美食日记、一边做民宿安利。
民国的奇女子很多,只有杨步伟拥有最美满的爱情。
民国的才子大师也有很多周曼华,但只有赵元任可爱至极。
两个人撞在一起,如天雷勾动地火、宝塔镇了何妖,你看他们满脑子稀奇古怪,连研究学问这么正经的事儿都是“好玩”,到了80岁还要学小年轻谈恋爱,这样的爱情,怎能不让人羡慕?

1981年3月,杨步伟溘然长逝。
爱人离去,他悲痛万分,于次年2月24日跟随而去,享年90岁。
虽有缅怀,却不必悲痛。
毕竟,这世上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灵魂很少,赵元任和杨步伟这样又有趣又甜蜜的爱情,万里挑一也不可得!

MORE | 更多精彩内容
? 外卖,正在毁灭中国三代人!
? 这组负能量照片,却一夜之间刷爆了朋友圈!
? 这8张图片写透人性,看懂的都沉默了
? 鸿门宴,一个被误会千年的历史!
? 40多年前一个震惊世界的实验,看到了人性本恶....
? “说曹操,曹操就到”,其实有下半句,谅你也不敢说

标签:

上一篇: 大触民和镇观摩团赴兄弟乡镇德旺乡净河村观摩交流学习-江口县民和镇人民政府
下一篇: 军人同志小说慢享时光I亲爱的,你好吗? 轻奢生活-与同心理工作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