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江湖男人心里最难忘的前任,都是这样的姑娘-美妈萌宝宝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05-15)浏览: 34
男人心里最难忘的前任,都是这样的姑娘-美妈萌宝宝

01
程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回到公司的。
从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起,她的脑子里就始终嗡嗡响个不停。
思绪纷乱如麻,心神浑浑噩噩。
她怀孕了。
宝宝6周。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覆在小腹上,好像这样就能抚摸到正乖乖睡在那里的,她那可爱的小家伙……
可是,心爱的宝贝,你来的不是时候……
你的爸爸,他下周就要结婚了。
他大概,就快不要妈妈和宝宝了……
程思的心,狠狠一阵绞痛,眼睛里立刻就蒙上了雾气……
她连忙低下头,踏着凌乱的步子,快速向办公区走,未料忽然撞到一个坚实的身体。
“对不起……”
她匆忙抬头道歉,却在看见面前那张英俊而淡漠的脸时,猝然怔住。
顾君尧。
她的老板。
她深爱了十年的男人。
她腹中宝贝的父亲……
强忍住胸口翻涌的悲绪,她勉强微笑,“抱歉,顾总,我……”
“到我办公室来。”
男人只是瞥了她一眼,便大步而去。
看着她痴恋的那道高大挺拔的背影,程思的视线有些模糊。
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擦了擦眼角,连忙快步跟上。
关好门,迎着顾君尧审视的目光金镇佑,她轻声开口,“家里有点急事,所以来晚了,我一会就填请假单。”
顾君尧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她上衣的口袋处。
程思心头一惊,双拳不由自主的捏紧。
“口袋里是什么?给我。”
顾君尧的命令让程思的腿开始发抖。
她根本没想让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她原本想趁他婚后度蜜月的时候悄悄辞职,躲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独自把孩子养大……
“没,没什么。”程思努力平静着语气,可是她的声音在不争气的颤抖。
看着顾君尧因不悦而渐渐眯起的黑眸,程思除了逃,再无他念……
“顾总,我先去整理会议资料了。”
她转身就去拉门,谁知下一秒她便被重重按在了门板上……
顾君尧一手压紧她,一手掏出了那张化验单。
空气顿时凝结。
“呵,怀孕了?”身后忽然传来顾君尧的笑声,那笑声让程思不寒而栗。
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程思如遭雷击。
“说吧,谁的野种?”
程思似乎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太了解顾君尧。
如果他承认这孩子是他的,即将结婚不容丑闻的他十之八九会让她去做流产;如果他认定这孩子是别人的,不仅孩子活不下来,就连她,恐怕都会没命……
她眼下必须小心讨好他,给她那可怜的孩子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孩子当然是你的……这辈子,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没想过跟别人……”
“呵男神睡务局,这么忠贞不二呢?”
顾君尧猛的把她的身体反转过来,大手掐住她苍白的小脸,目光幽寒,“可早就不是处的你,跟我睡,不过就是为了钱吧。”
“我……”
程思拼命摇头,大话江湖泪水纷飞。
她的清白身子,早在她还没成年的17岁,就被他疯狂夺去,可她不能说出那个秘密……
而她肯委身于他做他见不得光的情妇,当然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爱啊!
可哽在喉中的“我爱你”三个字她却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卑微如她,她的爱情在他眼中恐怕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怎么,哑巴了?”
她的沉默让顾君尧的怒火更旺,而她迷蒙望着他的那一双水汽氤氲的美眸,让他立刻联想到狐媚十足的她被别的男人肆意占有的画面……
熊熊燃起的怒火让他瞬间失尽了理智,心中油然而生一种立即摧毁她的念头……
立即秋波媚媚,摧毁!
他毫不留情的把她拖到落地窗前,把她的身体重重压在玻璃上,一个挺身就把她狠狠贯穿……
02
俯瞰整个江城的远洋大厦。
66层的落地窗边。
程思的上半身完全贴伏在清透的玻璃上,睫羽轻颤,红唇咬紧……
身后男人毫不怜惜的强劲冲击和莫大的羞耻感终于让程思忍不住求饶,“疼……求你……”
“疼?这不是你赚钱的手段吗?”
愤怒让顾君尧的话狠,动作更狠。
刚刚无意间在走廊里看到她一脸凝重捏着口袋捂着小腹的样子,向来敏锐的他,立刻察觉到了什么。
果然,她竟怀孕了!
因为谨慎加之洁癖,他每次都是戴套要她,就算偶尔冲动到来不及戴套,他也都会射在外面,他从没给过她怀孕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怀他的孩子!
况且,她的肚子这么多年都没动静,怎么那么巧偏偏在他要结婚的时候搞出这种事!
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要么是想趁他结婚的节骨眼再狠狠讹他一次,要么就是有什么更阴险的企图!
想及此,他更是加重了力道,几乎将她穿透杵碎。
越来越痛……
身体似被一劈为二……
程思痛苦哀求,“求你……孩子会保不住的……”
“那不是挺好么?”顾君尧冷笑,“程思,我没见过比你更下贱的女人!”
他心头的怒气越来越重,身下的动作也便越来越狠。
当年一时恻隐把她从“夜色”捞出来,没想到后来她竟贪婪下作的给他下药爬上了他的床姬龙!
要是个雏儿也就罢了,偏偏是个不知被多少男人玩过的货色!
有洁癖的他明明是嫌她脏的,可却像鬼迷了心窍一样一次次忍不住睡她,还在她身上搭了数不清的钱……
而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居然在他要结婚的当口怀个野种来恶心他!
他此刻把她弄死的心都有苏诗诗!
程思整个人几乎被他撕裂,心头更是因他的羞辱犹如箭穿锥刺的疼……
她15岁那年被还不起赌债的父亲卖到江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夜色’去开苞,如果不是被顾君尧救下,她想,她的生命会永远终结在15岁那个夜晚……
他不仅救了她,还替他父亲解决了那群赌徒立川谈春。从那以后,她便深深爱上了这个睿智优雅高贵霸气的男人。
可她知道他们身份悬殊,她的爱卑微渺小甚至可笑,所以她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己的心事,不敢让任何人察觉。她自此开始拼命努力学习让自己各方面都越来越优秀,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以配得上他的身份站在他身旁,与他执手白头,共度余生……
然而,老天向来喜欢捉弄老实人……
她不可救药的爱上他以后才知道,他竟然早有婚约,而他的未婚妻竟然是她母亲雇主家的千金,她一向称呼为姐姐的,夏梦语……
她可悲的爱情还没开始萌芽,就因绝望,窒息而死。
她最纯洁的第一次被他强行要去,她却有苦难言不敢告诉他……
她为了救他曾差点抽干自己的血,却因怕他歉疚背负压力而只字不提……
而他认定是她给他下药爬上他床那一夜,其实是她那贪财的父亲做的手脚!
可无论她怎么解释她的无辜,他都认定她和她父亲一样心怀叵测……
此刻听到他那些尖锐的讽刺和羞辱,她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几乎被他碾成了渣……
“你既然嫌我脏,就放过我吧……可孩子是无辜的,我和孩子保证不会打扰你和夏梦语的生活损坏你的名声……你放心,我有我的底线,绝不做你们的第三者。我从此消失在你们的世界里,好不好?我只求你放这个可怜的孩子一条生路……”
程思气若游丝大余教育网,泪如雨下。
可她的话却让顾君尧本就愤怒的心头又添一股无名之火。
她想消失就消失?
他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她朱丽岚!
“你爬上我床时不就知道我和小语有婚约吗,何况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哪来的脸和我谈底线?这个孽种,必须死!”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锋利的刀片,在狠狠割着程思的心……
不是那样的!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样的!
喉中血腥的程思,努力压抑着心头翻滚的委屈和疼痛,却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只是任凭横冲直撞的顾君尧,在她的身体里肆意暴虐……
忽然传来的敲门声,止住了他的低吼和她的呜咽……
“君尧,我可以进去吗?”
夏梦语温柔的声音,听在程思耳中,犹如当头劈下的轰雷……
她刚才并没有锁门,如果夏梦语直接进来,撞见他们此刻的样子,她恐怕就活不下去了……
03
夏梦语的到来,让顾君尧的身体也是一僵。
但他很快平稳了气息,高声应道,“等一下!”
夏梦语浅笑回应,“好,不急。”
此刻的程思已经紧张的快要失了魂,而顾君尧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打算,他居然依然猛力冲击直至全然释放,才抽身而出……程思硬生生承受着他的蛮力,死死的咬住嘴唇,半丝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尽快把孩子做掉,你该知道忤逆我的下场,嗯?”
他俯在她耳边,大手轻佻而充满惩罚性的狠重拧了一把她的胸口……
身痛远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程思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转瞬间顾君尧已经衣冠整齐的俯视着她,用脚尖不屑的挑起跪在地上的她的下颌……
程思连忙擦干眼泪,整理好衣服。
她抖着双腿,艰难撑起身体,迎着他警告的目光轻轻点头,他这才大步走向门口,为夏梦语打开了门。
夏梦语善解人意的笑道,“在开视频会议吗?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事,结束了。”顾君尧面色平静的淡淡应着,继而搂住她,低柔的语气里满是关切,“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你身子弱,万一受风着凉怎么办?”
他那样的温柔,是程思梦寐以求十年,却从没得到过片刻的……
程思黯然垂眸,眼睛酸痛不已。
只见夏梦语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在他的胸口钱映伊,娇羞低语,“李医生今天告诉我,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可以……嗯……我们可以同房了,他还说我再仔细保养几个月就能给你生儿育女了呢!我一高兴就忍不住跑来想当面告诉你……”
顾君尧闻言满是宠溺的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傻丫头,我不急。”
夏梦语轻蹭着他的脸,声音软的几乎化成水,“我知道你一向洁身自好,可那件事对男人来说那么重要,我却让你煎熬苦守了这么多年,就算你说不急,我可心疼死了!今晚我……我一定尽心伺候你,让你好好享受……”
顾君尧笑着轻揉着她的长发,“好,我期待。”
他那充满磁性无比暧昧的几个音节,如同锋利的剑刃,嘶的一下,生生剖开了程思的心……
纵然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迟早是属于夏梦语的,可当两人毫不避讳的亲昵言词给她勾勒出一幅他们情深意浓交缠欢好的画面时,她真的是……
生不如死……
她只是因夏梦语不能满足他的需求而买来的一个供他发泄的床伴……难怪他每次都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只是粗暴的狠狠要她……
可怜她还天真的以为关婉珊,他起码是喜欢她的身体的,那么,她或许总能等到他喜欢上她这个人的那一天……
程思,你这个傻瓜……
她惨白着脸,虚弱的声音像断了线的风筝。
“顾总,小语姐,你们聊,我先去工作了。”
她低着头,头重脚轻的向外走。
顾君尧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夏梦语则是一声惊呼,“思思,你也在?!我真是……看我都胡说了些什么……”
她脸色绯红的看着顾君尧,娇柔的嗔怪明末乱臣,“你也是,怎么不提醒我一声思思在!这些私房话让思思听去,我都没脸见人了……”
“她?不用放心上。”
顾君尧不屑的语气,让程思的步子虚幻的摇了摇……
这样也好,他沉浸在夏梦语的温柔乡里,大概就没时间去惦记她的孩子了……
她必须逃……
就算他冰冷的威胁让她害怕的要死里欧·万塔,可母性使然,她为了她的孩子必须勇敢博一次……
只是,一想到很快他就会让夏梦语生下他的骨肉,他会把夏梦语给他生的孩子捧在手心里呵护,而她那可怜的孩子却连见爸爸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她明明已经决定离去的心,怎么还那么那么疼呢……
“哎,思思,你别走,我今天过来也有事找你呢西斯龙。”
夏梦语温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04
程思只是顿了顿脚步,夏梦语就已经亲昵的挽起了她的胳膊。
“思思,我向君尧提议你来做我的伴娘,他同意了,也准了你的假全能格斗士,你现在就跟我去试礼服!”
程思忍受着全身散架般的痛楚和小腹深处的不适感,耐着性子挤出一个笑容来。姬云飞
“抱歉小语姐,我下周刚好有事,可能参加不了你们的婚礼,你还是找别人做伴娘吧。”
夏梦语就像听不懂她的拒绝,笑着拉着她向电梯走,“我不管你有什么事,都必须推掉!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你必须做我的伴娘!难不成你想让我和君尧为了配合你的时间把婚礼延期吗?”
程思一慌神的功夫,夏梦语已经关上了电梯。
她不敢硬和夏梦语逆着来,夏梦语的心脏不好,她从来不敢惹她半分不悦。
倘若夏梦语因她犯了心脏病,顾君尧绝对饶不了她……
一想到顾君尧对夏梦语的温柔呵护,程思的心口立刻疼的发紧。
“思思,你在想什么?我刚刚说的你听见没有?”
夏梦语摇了摇她的胳膊,她才察觉自己走神了……
“嗯……小语姐你说什么金石圭?”
“我刚才说啊……”
电梯抵达大厅,两人刚好路过前台旁的茶水间……
“哎,听说今天顾总未婚妻来了,就是那个叫夏什么什么的专栏作家……你肯定看见她本人了吧?怎么样,配得上咱们顾总吗?”
“别提了,网上照片都是骗人的,那女的长得太一般了,还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和光鲜动人的程秘书一比,简直给秒成渣了……”
“听说是那女的她爹对顾总的父亲有恩,顾总娶她是被家里逼得没办法……怪也怪程秘书出身不好,不然顾总哪舍得放弃程秘书娶那么个既不中看又不中用的病秧子啊!”
“放心,顾总就算结婚也肯定会继续偷偷养着程秘书的,程秘书那么漂亮又优秀,哪个男人舍得下!再说,没准那个病秧子没几年就归西了,到时候顾总没了牵绊把程秘书转正,既抱得美人归,又不影响顾家知恩图报的名声,这才是英明如神的顾总啊!”
“你说的太对了……所以我们以后还是要多多讨好程秘书啊……搞不好哪天她就是咱们老板娘了!”
夏梦语和程思都被这番对话震住……
率先反应过来的程思立刻走进去,“你们胡说什么呢!上班时间这样给老板造谣,开除你们都是轻的!”
两个员工被吓了一跳,但立刻讨好的笑了起来邹嘉俊,“程秘书别生气,我们都希望你和顾总有情人终成眷属……你放心,你和顾总的事,我们保证不会给那个女人透露出去的……”
“够了!”程思气的浑身发抖。
她和顾君尧的事隐瞒的再深不过,这两人是怎么知道他们关系的?况且,她印象里怎么好像没见过这两个员工?
可她还来不及深究,只听夏梦语一声尖叫,紧接着便冲到门边抓住她,用力的摇,声音全然劈裂。
“思思,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原来你和君尧……你们……难怪刚才你们不给我开门……难怪我在门口听见了些奇怪的声响……你们光天化日下竟在办公室苟合是不是!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妹妹……你……你……你真不要脸!”
“小语姐,不是的……”
程思连忙扶住情绪激动几乎站立不稳的夏梦语,却迎面挨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手劲大的让程思的眼前瞬间天旋地转……
“程思!我恨你!”
夏梦语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后,全身一软,轰然晕倒……
那两个员工见惹了祸端,拔腿就跑。
程思一面喊保安拦住她们,一面给顾君尧打电话。
当冲下楼的顾君尧看到跪在地上正给不省人事的夏梦语做心肺复苏的程思,一向淡漠的脸色瞬间阴云密布。
刚好回缓些气息的夏梦语悠悠转醒,却在看清顾君尧和程思两人时,怆然哀泣,“君尧,我比不上思思万分之一……我成全你们……我退出……”
她的五官痛苦的拧成一团,悲泣抽噎让她一口气儿没上来,再次晕了过去……
顾君尧冰冷的目光直直剜向程思,程思颤着双唇,连连摆手剃切绘里奈,“我什么都没说,不关我的事……”
她的话音未落,顾君尧抬腿便是一脚高丽良,将她斜斜踢出去好几米……

未完待续

标签:

上一篇: 匈牙利vs葡萄牙收藏!中国式摔跤基本手法及各大流派知识科普!-商丘市继璋摔跤柔道俱乐部
下一篇: 小说很纯很暧昧慈父之爱 父亲节|严父之教-九州家风

︿